阅读教学,多重对话的实现

 

巴西的保罗·弗莱雷在他著名的《被压迫者教育学》中所说:“没有了对话,就没有了交流;没有了交流,也就没有了教育。”从本质上讲,教育就是一个多重对话的系统。而阅读教学作为构建起语文教育的重要一翼,是一种特殊的阅读活动。就像《全日制九年制义务教育语文课程标准》中所强调的:“阅读教学是学生、教师、教科书编者、文本之间对话的过程”,它特殊在有特定的阅读场景、特定的阅读指向、特定的阅读载体,特定的授受对象,不同于一般意义的个人阅读——单纯状态下作者与读者的对话,而是一个多重对话系统。“对话”,就意味着示民主、平等的关系,从“情“的角度讲,学生、教师、教科书编者与文本(作者)一样,都有独立的人格,有自由的意志,有丰富的内心世界,有舒展生命、表达自己的空间;“对话”就意味着张扬个性,生发灵性,不仅可以让整个对话体系中每个要素进行思想碰撞,擦出智慧的火花,引发出一时的灵感和冲动。我认为阅读教学中主要存在以下两方面的对话关系,而其中尤其以动态对话场景中的阅读教学是多重对话的主要侧重点:

一、静态对话场景中,老师与文本及教科书编者的对话、学生与文本的对话是阅读教学的前奏。要做好阅读教学,首先就要做好准备相关的工作。教师要想给学生一杯水,自己就要先有一桶水,这是许多教师都熟知的教育理念。为了做好阅读教学课堂上的引导者、组织者,“教师应确立适应社会发展和学生需求的语文教育观念,注重吸收新知识,不断提高自身的综合素养。应认真钻研教材,正确理解、把握教材内容,创造性地使用教材。”,体会教科书编写者的编写意图与作者的创作意图,发现文本,找到生成。而学生与文本的对话,,培养学生自主学习的意识和习惯,引导学生掌握语文学习的方法,,鼓励学生选择适合自己的学习方式。

        二、动态对话场景中,师生、生生的对话是阅读教学的实现。真正到了阅读教学的课堂上,其中的每一个对话过程、每一个场景都能成为积极的思想火花交织流程中的驿站。在这里,教师作为阅读教学对话场景的服务者、组织者和引导者,与学生又构成了垂直性的互动。这种垂直性互动主要的表现是:1给学生提供进行阅读对话的“脚手架“。2设计专题阅读活动。3组织集体思维碰撞。学生与学生的对话则属于水平互动。学生之间的智力水平和认知水平基本上没有太大的悬殊,因此,阅读教学中学生之间的对话就呈现出一种水平性互动。水平性活动的主要形态有:全班性的课堂讨论、小组合作学习、优生和差生之间的互教互学等。不同的学生对文本意义的理解在范围、程度上存在着差异。对话交往给学生互相了解和交流这些差异提供了机会。通过阅读教学对话互动,学生“彼此拥有他人的片断的信息,从而引起同样的情感与经验,产生知识,是‘彼此共振‘。”“对话性沟通超越了单纯意义的传递,具有重新建构意义、生成意义的功能。来自他人的信息为自己所吸收,自己的既有知识被他人的视点唤起了,这样就有可能产生新的思想。在同他人的对话中,正是出现了同自己完全不同的见解,才会促成新的意义的创造。”

u=1212693421,3759321581&fm=27&gp=0

时间:2017-09-14  热度:685℃  分类:课堂内外  标签:

发表评论

© 版权所有 琅琊书院